.:. 草榴社區 » 成人文學交流區 » 特护  长篇
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
--> 本頁主題: 特护  长篇
梁先生


級別: 騎士 ( 10 )
發帖: 3130
威望: 304 點
金錢: 14 USD
貢獻: 0 點
註冊: 2016-12-12


特护  长篇



楔子



  说起现今最有名、最热门的医疗机构,当属美国『联合看护中心』了,中心内尤以特别看护最?抢手。



  这天,面对眼前四件棘手的委托案件,中心高层人员只觉得头皮发麻、浑身发颤。分据美国黑道势力的四大华人帮派,竟同时向中心提出聘雇特护的委托?!



  不过怕归怕,他们可不会傻得将大把大把的钞票往外推。



  只是……现在要面对的是在美国黑道叱吒风云、呼风唤雨的四大帮派帮主,自然不能强迫旗下特护答应出任,他们期待有人会自动跳出来牺牲小我。可是,谁会傻得主动去面对那些豺狼虎豹?



  不得了!竟然有四名不知天高地厚的华裔混血特护自愿接下委托?!在她们眼里似乎没有所谓不可能的任务!不过,她们显然太小看这次任务,直到她们见到自己要打交道的物件,才知道自己惹上了什么样的大麻烦──纽约『青龙门』帮主,绰号『龙王』的王绍镔,他的花心风流个性?所皆知,唯一禁忌是不准女人留在身边。这个前来当特护的黑发绿眸美少女,竟意外引发他前所未有的征服欲,让他想将她诱进自己怀里。哪知这个温柔可爱的尤黛晴,竟是前来取他性命的国际女杀手『魅燕』?!



  芝加哥『朱雀盟』老大朱阎,向来冷漠绝情。可当他看见像小偷一样爬上树的彭芷芸时,好奇心不禁被挑起。这个金发蓝眸的清纯小东西在将他撞个满怀后,竟然只关心她的小笼包?可恶!从没有人敢如此漠视他,他肯定会教她好好记住他……三藩市『白虎帮』帮主连伟,外号『白虎』,个性傲慢、特爱『床局』。



  郑秀苓,这个有着琥珀眼眸的红发女郎一见面便救他一命,而且这女人明知山有虎、偏向虎山行!聘约上已言明想接下看护任务得顺便扮演他的情妇,她竟然还有胆前来???



  洛杉矶『玄武会』帮主,素有『战神』之称的殷无极,性情冷酷阴狠,和女人向来只玩男欢女爱的一夜情游戏。却被前来当看护的莎曼珊回眸一笑深深牵引,那迎风轻摆的褐发、惑人心神的褐眼及清新甜美的笑容在在教他无法自拔。嗯,或许将她留在身边也不错……四个在黑道上威震八方的黑帮帮主没有想到,这些外表温柔的特护除了照顾人外,更擅长收服他们狂霸的心。不过,她们也该知道:



  偷走他们的心,必需付出什么样的昂贵代价。



  第一章



  一道小小的玲珑身影正站在宅邸后方的围墙外。



  彭芷芸仰头仔细打量一番后,忍不住垂头丧气。刚才她是藉着围墙里的一棵大树才爬出来的,现在可好,外头却没有任何可供攀登的东西,看着手上热腾腾的小笼包,她不由得发怔。



  无意识的在原地走来走去,她突然看到不远处有一棵大柏树,立时眼睛一亮,伸手在头上轻拍了下,怎么刚才她就是没有看到呢?



  这棵树靠近宅邸右方,她方才一时心急的想着要怎么进去,反而没注意到。



  彭芷芸将装小笼包的袋子挂在自己手腕上,手脚灵活地顺着树攀爬上去。



  在越过高墙时,她发现这棵树的树枝是朝宅邸延伸、生长的,原本她想站在墙头上往下跳,可是当她?眼一望时,看到有根较粗的树枝可通往一扇窗,而且还直达窗台边,她再看了眼墙头和地面的距离与刚才的那扇窗,接着露出一抹得意的笑。



  开玩笑,她以前在孤儿院里可是孩子王耶,有什么她没有玩过?这对她来说根本就是小意思嘛!



  她本来对特护生涯开始感到无趣,没想到看护中心竟然要她来这里照顾一个叫作嫔儿的小 女孩。嫔儿很可爱也很聪明,和她相处得很好。像现在就是因为嫔儿告诉她说这家的小笼包很好吃,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,她才会偷溜出来买,这也算是一件小小的刺激吧!
TOP Posted:2018-01-20 13:46 | 回樓主
梁先生


級別: 騎士 ( 10 )
發帖: 3130
威望: 304 點
金錢: 14 USD
貢獻: 0 點
註冊: 2016-12-12


  因为这里的规矩不少,她要是不用这个方法出门,那就吃不到嫔儿告诉她的各种小吃了!



  每次嫔儿告诉她各种台湾的小吃时,她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,可是每当她跑去告诉管家时,她都不让她出门,而且好凶哦!



  想到这里,她忍不住露出一个微笑,然后爬向那根粗树枝。到了窗边,她轻轻的推了推那扇窗,它竟微微的开了道缝,按捺下心中的惊喜,她跳了进去,随即跌在柔软的地毯上。



  好痛!



  她忍不住低声咒?,正想要站起来时,突然看到在她面前有一双男人皮鞋,她的目光慢慢的往上移,跟着是一双修长而强壮的腿,经过腰部的皮带,看到价值不菲的真丝灰衬衫,然后是因领口微敞而露出的结实胸肌;再往上一看,她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!



  他长得好帅又好酷喔!



  他的五官深邃却有一张冷峻性格的脸庞,阴森无情的目光正紧盯着她瞧,他的脸色倏地变得更加冷绝,双眼一寒,他沉声喝道:「你是什众人?『声音严厉而冷酷无比,全身散发着浓烈的暴戾气息。



  彭芷芸对他的问话置若罔闻,反而站起身来,无惧的直视着他的眼睛。『那你又是什众人?干嘛三更半夜的不睡觉?』朱阎的眼中闪过些微的诧异,随即消逝,脸上依然是冰冷的神情。他的眉头微蹙,低头看着眼前这矮了他一个头的小女人。真没想到,她竟是第一个敢挑衅他权威的人,不!应该说是对他视若无睹的女人!



  他的嘴角突然浮现一抹残忍的笑意,他倒想看看这个小女人是不是真的那么无知,还是只是在虚张声势罢了!



  他这座戒备森严的大宅邸岂是一个女子能随意进出的?看来,有人要遭到他严厉的惩处了!



  他突地出手扣住她的手腕,让她手上的袋子猛地掉落在地,引得彭芷芸大声的惊叫 .



  朱阎只是得意的冷笑,她也不过尔尔!当他的手扣住她的手腕时,发现她根本没有任何功夫底子;不过,他也不能小看她,毕竟女人是不能轻易信任的!



  谁知,她的惊呼并不是针对他的动作,而是为了落在地上的小笼包。



  看着小笼包从袋子里滚落出来时,她开始用力捶他结实的胸膛,『你这个可恶的人,你怎么可以把我辛辛苦苦买回来的小笼包给弄掉在地上?我不管,你要赔我啦!』朱阎简直不敢相信她的反应,脸上第一次露出惊讶的表情,她……她竟然完全无视于他的动作,关心的竟然是──掉在地上的小笼包?



  他对女人一向不假辞色,只当她们是生理需要时的发泄工具而已。可是,女人一旦看到他俊朗的外表与有钱有势的身家背景,还是会前仆后继的自动送上门来。这是第一次,有个女人竟然把微不足道的小笼包看得比他还重要!



  以前,他对女人的反应完全不在乎;可是,为什么眼前这个金发蓝眼的女孩却让他开始在乎起来了呢?



  趁他失神时,彭芷芸轻松的挣离他的钳制,一心系着地上的小笼包,根本就没有看到他脸上那多样变化的表情。



  她急急的走到那包食物前,将纸袋捡起来,发现里面还有二粒小笼包时,她不禁露齿一笑,连忙将它们拿出来,并快速的塞入自己嘴里。



  她那一脸沉醉与享受的表情,让朱阎看得傻眼,从没有一个女人在他面前将食物吃得那么津津有味,好像那是世上最好吃的东西。



  当她吃完两粒小笼包后,又贪婪的看着地上一粒粒白嫩而又泛着香味的包子。



  『原来嫔儿告诉我的都是真的,只可惜,这些东西全都掉到地上了。』她若有所思的看了好几眼后,突然像下定决心似的,伸出手来将它们全捡起来。『唉!



  算了,反正只是脏了点儿而已,吃了也不会死掉,就将就点儿吧!』朱阎本以为她只是将小笼包捡起来而已,没想到她竟然还要吃?!他本能的伸出手,将她手上的东西全都夺走,在她还来不及反应时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全部丢出窗外。



  彭芷芸看到他的动作,连忙心疼的奔到窗边,想看看还能不能补救。



  她竟然还想爬出窗外去捡回那些小笼包?朱阎第一次看到那么奋战不懈的女人,可是,却只为了区区的小笼包?这是他见过最荒谬的一件事。
TOP Posted:2018-01-20 13:49 | 回1樓
梁先生


級別: 騎士 ( 10 )
發帖: 3130
威望: 304 點
金錢: 14 USD
貢獻: 0 點
註冊: 2016-12-12


  没有多想,他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后,没几秒,外面就跑来一只大狼狗,一下子就把地上的小笼包全数吃掉。他挥了挥手,那只狗就又跑走了。才正想转过身子时,突然从他身旁发出一道震天价响的哭号声,让他吓了一跳。



  『闭嘴!你到底在哭什么?』



  彭芷芸依然用力的哭,任他如何口头威胁,都没有办法让她停止,他倏地低下头,做一件他一开始看到她时就想要对她做的事──吻她!



  他的吻又狂妄又热烈,仿佛要将她的身心全禁锢在这个吻中似的……她被这突如其来的掠夺震住了,却又觉得他的唇十分柔软,而且,被他吻的感觉也很不错……于是她闭上眼睛,双手紧紧地圈住他的肩膀,将他更拉近自己以回应他的索求,并主动微开双唇好方便他灵巧的舌尖得以钻入她的口内,和她的粉色小舌互相纠缠……『嗯……』她忍不住发出断续的满足呻吟声,并感到有股火热从她的腹部开始往上窜烧起来,她虽然不明白这种迫切的渴望是什么,却忍不住想要和他贴近、更贴近……朱阎原来的目的只是想一亲芳泽,并让她不再哭泣而已;谁知他愈尝愈上瘾,而她预期外的热烈反应也令他几乎无法控制的想要她。



  不过,他的理智却及时阻止他的下一个动作。



  他虽然知道她的热情,却也可以从亲吻、拥抱中感觉出她的生涩,就算想要好好爱她,也不能在这里;更重要的是,他绝不和一名他不了解来历、背景的女人上床!



  他轻轻推开她,发现她的朱唇因他的吻而肿胀,脸上的表情还沉醉在刚才的激情中,显得十分的迷蒙。他本该得意她也如同其他女人一般无法抗拒他的魅力。



  但他却开心不起来,因为他也同样为了她而意乱情迷!



  朱阎的表情又恢复?一贯的淡漠,灰色眸子危险的眯起,冷冷的询问着她:



  「你刚才提到嫔儿,你是怎么认识她的?『



  彭芷芸在听到他的声音时,整个人完全清醒过来,『你……你怎么可以把我辛苦买回来的食物丢给你的狗吃?』她显然没有听进他的话,所有的心思仍全放在小笼包上。



  朱阎第一次有被人打败的感觉,算了,还是和她说清楚吧!『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谁?』『我管你是谁!你没有权利白白浪费我的食物。你要知道,那可是我今天的晚餐耶,嫔儿告诉我说这家的小笼包有多好吃后,我就决定要将今天的晚餐改成小笼包;现在你却把我的晚餐给狗吃,害人家肚子饿死了,你要赔我!』朱阎很想摆出他对付敌人的架式,可是从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来看,她根本完全对他视若无睹,只怕以再凶、再狠的态度对她,她还是会依然故我。



  看到她一副耿耿于怀的模样,他突然灵光一闪,嘴角闪过一抹诡笑。『你想吃小笼包?』『废话!我才吃了两粒而已,根本就不能解馋,我告诉你,今天你要是没有赔我,我就不让你好过!』朱阎瞪大眼睛看着她,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为什么这个女人所做的事、所说的话都让他创下好多的第一次?他是芝加哥最大帮派──朱雀盟的老大,堂堂的一帮之主,谁不敬他三分、惧他五分,而她竟敢威胁他?!



  她知不知道,所有曾经威胁过他的人都已不存在,而且往往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



  从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对他撂狠话,就连一个挑衅的眼神都不敢,她却一而再、再而三的这么做!奇怪的是他心中虽这样想,但他竟然不感到生气,甚至连一点点的怒气都没有,而且对她的兴趣也开始提高了!



  反正她对他也构不成威胁,和她玩玩好像也挺不错的。



  『好吧!这样好了,我叫我的手下去帮你买小笼包,可是我有一个条件。』『一个条件?』她的眼睛突然发亮,『只要让我有小笼包吃,别说一个,就是一百个我都可以答应你!』她十分爽快的答应,不过,她可是看在小笼包的份上喔!



  朱阎在心里忍不住暗笑,没想到她竟这样就被区区的小笼包给收买了。『不必那么多,我只要你老实回答我的问题,如此而已!』『我还以为会有多难呢,没问题!』她拍了拍胸脯对他保证,眼睛还滴溜溜地转着,『不过,我要先看到东西你才能问!』原来她并不笨嘛,只是不知天高地厚了些。



  他对着书桌上的电话机按下内线,跟着交代手下去买小笼包,谁知这时候她又有意见了。



  『不能只买一份,要买三份过来。』她突然抓住朱阎握着话筒的手,并拉近自己嘴边喊着,之后才松开手。



  朱阎只是微微牵动嘴角,随即向手下交代,照她的意思去买,然后便挂断电话。



  一个转身,发现她已舒适的半躺在沙发上,朱阎没有说话,只是走到大书桌后,跟着坐定,细细的注视着她。



  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觉得她看来似乎有些熟悉,却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她。



  看她如此优闲的半躺着,丝毫不将他看在眼底,他只好打开书桌抽屉,低头一看,发现她的相片竟然出现在抽屉里。他讶异的将它拿出来,看了好一会儿后,突然淡淡的笑了。



 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,目光又回到她的履历表上,看来是他本身的疏失,才会导致今天这种情况的发生。



  两人再无交谈,这静默的情况维持到门上被敲击一声后,终告结束。



  『进来。』



  在朱阎的命令下,门外的人才推开门走进来,他将东西放在桌上后,只是好奇的瞄了彭芷芸一眼,随即走了出去。



  本来优闲的半躺在沙发上的彭芷芸,一看到桌上的小笼包时,顿时精神大振,她连忙跳了起来,一下子就冲到书桌前,抓起桌上的纸袋便马上又退回沙发上,开始大吃特吃起来,完全不理会在一旁的他。



  『现在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?』他问着满嘴塞满食物的彭芷芸,饶富兴味的看着她。



  但,她却只是回给他一个瞪视,好像怪他不识趣的打断她享受美食的时间。



  朱阎只好用手支着下巴,欣赏的看着她大快朵颐的模样。
TOP Posted:2018-01-20 13:49 | 回2樓

.:. 草榴社區 -> 成人文學交流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