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:. 草榴社區 » 成人文學交流區 » 被误会是援交妹
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
--> 本頁主題: 被误会是援交妹
酥了个酱


級別: 新手上路 ( 8 )
發帖: 101
威望: 14 點
金錢: 137 USD
貢獻: 0 點
註冊: 2016-07-14


被误会是援交妹



 被误会是援交妹

这部比较有意思的起来作者设计了两个结局,所以有两个下篇,请注意看哦~~~


(上)
    距离上次跟男朋友做爱的时间已经隔了有一个多月了吧?

    我们之间的冷战都是从A片开始的。

    因為我的男朋友很喜欢……看A片!我是无所谓,男生总是喜欢看A片嘛!

    但是我最受不了的是,他总是喜欢把我想像成A片裡的女优,要我帮他口交或是要舔我的蜜穴。

    我每次都是嫌这样不乾净而拒绝他,他虽然略显不开心,但是為了他下面小的发洩,他还是乖乖的听我的话。

    有一天,我们之间的火药终於被引爆…

    我还在睡梦中,忽然感觉有人在舔我的胸部,我带著睡意瞇眼看了一下,原来是男友趴在我身上像隻小狗似的在舔我的胸部。

    看著窗帘微微透进来的光,估计才刚天亮而已,昨晚的缠绵让我累到爬不起来,只有放任我的肉体让男友继续挑逗。

    男友舔弄我的胸部一下子后,在胸部上搓揉的手开始慢慢的往下滑动,他的手慢慢滑过我的耻骨,接著滑向我双腿中间。

    当他的手指触碰到我蜜穴上的小豆芽时,我像是触电似的差点叫了出来,我皱著眉头紧咬著双唇忍耐著。

    男友的手指轻轻的滑过小豆芽后继续往下,他的手指忽然就直接滑进我的蜜穴裡,蜜穴忽然被异物插入,我身体本能的小小颤抖了一下,还好我上面的双唇依然紧闭著才没叫出声音来。

    男友的手指轻易插进我的蜜穴裡,我才知道原来我下面早已经湿透了。

    男友以為我还在睡梦中,他轻轻将我的双腿张开,然后他的舌头离开我的乳头,开始慢慢的往下舔弄,温热的舌尖在我的皮肤上滑动让我舒服到不行,正当我闭著眼睛享受这感觉时,忽然感觉男友的舌头滑进我神秘的草丛裡,而且继续往下移动中。

    我知道男友想舔我的蜜穴,我张开双眼然后用双手抱住男友的头不让他往下,男友往上看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他偷袭我下面蜜唇的计划被我视破,只好往上移动亲吻我上面的嘴唇。

    男友整个身体压在我双腿微开的身体上面,我能感觉到他下面的小已经硬到不行。

    男友才亲吻我没几秒,他就猴急的将他的小往下移,我知道他的小现在很想插进我的蜜穴,渴望蜜穴紧紧拥抱小的感觉。

    理智的我将他往上推了一点,低头往下看,发现男友的小并没有穿雨衣。

    我抬头撒娇的语气对男友说:要戴套套。

    男友装无辜的表情说:昨天那个是最后一个了!

    我疑惑的表情看著男友说:那怎麼辨?

    男友一付自信的表情说:插一下就好,我保证一定射在外面!

    我摇摇头说:不行啦!不戴套套就不能插。

    男友坐正了起来让他的小硬挺挺的直立在我面前,然后用哀求的语气说:我刚看完A片,现在下面硬到不行,你叫我这样怎麼出门去买保险套?

    我低头看著男友的小,男友的小像是暴怒的光头,脖子上冒著青筋,而头顶还冒出一点点的透明液体。

    我心裡想著:「我相信男友,但是不相信他下面那根暴怒的光头小,这光头小一旦被我的蜜穴给紧紧拥抱住,它不将所有怒气全发洩在蜜穴裡,它怎麼可能捨得离开?」

    我坚定的眼神看著男友说:不行!

    男友双手掌的请求说:一次就好,A片也都是直接射在裡面啊!

    我仍然摇摇头。

    男友知道说服不了我,只好退而求其次的说:不然你先帮我口交,射完一发后我再出去买。

    我再低头看一下男友的小,看著那冒青筋的光头小就觉得恐怖,我怎麼可能还将它含进嘴裡!

    我看著男朋友依然摇摇头。

    男友这时候忽然生气了起来,不爽的对我说:要舔你下面也不行!要不戴套插也不行!就连叫你帮我口交一次也不行!这样我不如自已看A片打手抢还比较爽!

    男友的口气让我吓到,但是我也不甘示弱的回他:谁叫你一直看那些A片,舔下面、不戴套、直接射在裡面,这样有比较舒服吗?

    男友口气坚定的说:有!

    我生气的回他:你试过吗?

    男友生气的回我:没有!但是你没试怎麼知道爽不爽?

    我生气的回他:我就是不想嘛!要试你找别人去啊!

    男友生气的爬下床穿上他的衣服,然后不高兴的说:我现在就去找别人试!

    说完男友就大力的关上门出去。

    男友出门后,我也穿上衣服,然后将行李打包,暂时去我的好姐妹宝儿家住几天。

    暂住在宝儿那已经有一个多月了,虽然平时跟姐妹到处逛街很开心,但是还是不时看手机简讯,心裡还是在等男友的道歉。

    今天宝儿又带了一个男生回家,客房跟卧室之间只隔著一道墙,我躺在客房的床上清楚的听见宝儿的消魂叫声。

    已经一个多月没做爱的我,听著宝儿的淫叫声,我竟然在床上用手自慰了起来,这时候的我多希望男友在身边。

    我一边自慰一边拿起手机,当我的手指停在男友的通话钮时,我忽然想到,不如我直接去他家找他好了。

    我赶紧起身换上性感的内衣,我忽然想到男友之前说他最喜欢的A片是学生妹,於是我翻出宝儿的学生制服,宝儿比我瘦,紧绷的制服让我的身材显得更性感,再喷上不符学生的香水味,这样的打扮应该会让男友喜欢到受不了。

    我匆忙的骑著机车往男朋友家去,一路上我都用大腿紧紧的夹著裙子,都怪宝儿把学生服的裙子改的太短,不夹著裙襬骑机车一定会曝光。

    刚骑到男友家前的红绿灯时,却发现男友正开著车出门,我好奇男友开车要去那裡,於是我骑在男友后面偷偷的跟著他。

    男友到了一个地方,停了下来,我赶紧骑到旁边躲著,这时候忽然看见一个打扮火辣的辣妹直接坐上他的车。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心想男朋友该不会交新女友了吧?抱著好奇心,於是我继续偷偷跟著男友的车,车子开到一间汽车旅馆就直接弯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将机车停在一旁,站在汽车旅馆外面想著:「才一个多月他就交到新的女友了?而且还直接带对方上汽车旅馆!」

    我心中充满著好奇,我还是忍不住的拿起手机想问清楚,打了男友的电话,响了两声后就被关掉,接著男友的电话就打不通了。

    不行!我一定要问清楚,就算分手也要跟我清楚啊!於是我气呼呼的往汽车旅馆走进去。

    当走到车道闸口时女服务生走了出来,女服务生不屑的眼神打量我之后不客气的说:你要干嘛?

    我不高兴的说:我要找刚才开进去的那台车!

    女服务生示意我停下脚步,然后她走进去按了电讲机,这时候我也偷偷的记得房号。

    女服务人员掛掉电话后,不客气的对我说:对方说他没有朋友外找,不好意思,没辨法让你进去。

    看女服务不悦的表情,我只有不甘愿的走出汽车旅馆,我站汽车旅馆外面马路上思考怎麼辨。

    这时候忽然一台宾士车停在我旁边,窗户摇了下来,驾驶坐了一个中年大叔。

    那个大叔对著我喊:你是Angela吗?

    我看了一下左右,确定旁边没有人,我呆呆的看著他。

    这时候大叔忽然将副驾的门打开,示意要我上车。

    我心裡想著:「这位大叔该不会把我误认成援交妹吧?也许我可以利用他进去裡面。」

    我打开了车门坐上去,大叔用好色的眼神打量我全身。

    大叔用色色的语气说:妹妹,你好香喔!还穿著学生制服,看起来好清纯。

    说完大叔就伸手过来摸我的大腿,我紧张的推开他的手喊:不要!

    大叔兴奋的说:受不了了,就旁边这间汽车旅馆吧!

    说完大叔就把车子开进汽旅馆裡,女服务人员出来问大叔要选那间房时,我赶紧开口说男友的隔壁房号。

    接著大叔就将车子开进了车库,车子停好后,大叔帮我开车门后就搂著我的腰走上房间去。

    一开门进去后大叔就直接从后面握住我的胸部,我吓的包包掉在地上,然后我赶紧拉开大叔的手说:大叔…

    大叔兴奋的说:放心,钱就照我们约定好的数字。

    我紧张的说:可不可以请你先洗澡?

    大叔闻了一下自已的身体,然后笑著说:好吧,那你帮我洗澡吧!

    我紧张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大叔笑著说:加钱也不行吗>

    我依然摇摇头。

    大叔看我摇头,於是在我面前开始脱衣服,当大叔开始脱内裤时我害羞的转过身,最后大叔拿著他身上所有家当走进浴室,像是怕我会偷他的东西。

    看大叔进去浴室,我赶紧开门衝到楼下去,我直接衝到隔壁用力的敲男友车库前的门,敲没多久男友就下来开门。

    男友看到我后露出惊讶的表情,我二话不说直接衝上二楼,这时候那个女生刚好围著浴巾从浴室走出来。

    我生气的衝上前质问那个女生说:你是谁?

    那个女生也不客气的回我:那你是谁呢?

    男友这时候才衝上楼拉著我的手说:小欣….

    我生气的推了男友一下,然后指著那个女生说:她是谁?

    男友支支唔唔的不知道要说什麼。

    那个女生忽然不客气的说:我只是来援交而已!

    我惊讶的看著那个女生,然后转头看男友的表情,男友这时候只是默默的点头。

    我又推了男友一下后生气的说:你真的出去找援交妹?!

    那个女生不高兴的说:反正我都出来了,我一定要收到钱,你们的事自已解决。

    我听到后不高兴的往那个女生走过去,结果男友抓住我的手,我停下脚步回头看他。

    男友忽然不高兴的语气说:这个不行!那个也不行!是你自已要我去找别人的!而且只要肯付多一点钱,连射在裡面都可以!

    我听完男友说的话,然后转头看那个女生,只见她一付只要付钱什麼都可以的表情。

    我生气的转头走了出去,当我走到男友的车库外面停了下来,我偷偷的看著二楼的门,期盼著男友会追出来。

    我等了五分鐘还不见男友追出来,这时候我已经对男友死心了,我确定我们的关系就到今天了!

    当我想回家时才忽然想到,我的机车钥匙和包包都还在大叔的房间,我只好小心翼翼的走回去大叔的房间。

    我小声的打开门后,看著我的包包被放在床上,我小步小步的走到床前要拿我的包包,当我拿到我的包包同时,一双手忽然从后面抱著我。

    大叔双手揉著我的胸部兴奋的说:我还以為你跑掉了呢!还好你的包包还在。

    我紧张的推著大叔的手说:大叔不好意思…

    大叔没等我说完,直接将我转身推倒在床上,我紧张的看著大叔,这时候我才发现大叔是全裸的身体,而他下面的肉棒已经硬挺挺的直立著。

    看到大叔的肉棒,我害羞的用双手摀著双眼。

    大叔接著将我的双腿拉开,然后下半身直接压在我身上,因為裙子很短,一下子就掀到肚子上,而大叔硬挺的肉棒也直接顶在我的性感内裤上面。

    我感觉有根硬物隔著内裤顶在我的蜜穴上,我赶紧用双手推著大叔的身体喊:不要!

    大叔兴奋的说:都开房间了才说不要?是想要加钱吗?你的条件加钱没问题!

    大叔说完就伸手想将我的内裤拉到一旁,因為是性感内裤,蜜穴外面仅仅一条细布遮著。

    我紧张的推著大叔,但是我的